新闻动态

“限时遛狗”:不文明养狗难治之下的“熔断机

发表日期:2018-11-26 22:19 【返回】

  近日发生在杭州的狗主打人事件,再次让文明养狗话题热起来。目前,两条涉事小狗已被城管部门查扣。杭州市城管委已于日前宣布将启动“文明养犬”集中整治,对违规行为从重处理。其中最引发关注的一点是,将遛狗时间限定为每天晚上7点至第二天早上7点。

  其实这不是新规,杭州限制遛狗时间已有数年,只是此次事件发生后,该规定才被放大引发关注。而就在几天前,云南文山出台的犬只管理办法更进一步,要求早上7点到晚上10点都禁止遛狗。如果说杭州是禁止白天遛狗,那么,文山就基本上是实行狗与人“错峰出行”了。

  对于限制遛狗时间,支持、反对的声音都有。但期间杭州发生的狗主人打人事件,显然继续强化了人们对于该“最严规定”的认可程度,可谓生动体现了权利和义务的辩证关系。因此,在如是规则和现实面前,养犬者更该清醒意识到,只有养犬行为越文明,社会的包容度才会越高,反之亦然。

  正常情况下,一个社会的养犬文明,未必一定要通过限制遛狗时间来实现。毕竟,减少遛狗时间更多只是减少了不文明行为的“暴露”时间,并不等于文明习惯同步养成。从当下来看,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限制遛狗时间,更像是一种无奈的“熔断”机制。而从长远来看,犬与人和谐共处,才是最应该追求的文明社会图景。

  揆诸现实,相较于限定遛狗时间,让“养狗必办证”、“遛狗必拴绳”的观念像“喝酒不开车”一样深入人心,成为一种普遍被遵守的文明习惯,更显迫切和重要。要实现这一点,很重要的一方面就在于,让不文明养狗、遛狗行为,受到确切的、超越于道德谴责之上的违规代价。而不是像这次杭州事件“闹大”了警方才真正开始重视起来。

  严格从规则上来说,关于文明养狗的一些基本规范要求,绝大多数的城市都并不缺乏。关键还是在执行。而执行不到位,说到底还是重视不够,与执法、管理资源的分配与投入有关。应该看到,当不文明养犬带来的人际摩擦乃至引发祸端的事例越来越多,影响到人们的安全感,社会管理为此投入更多精力,已经不容回避。无论是管理规则的完善,还是执行上的保障,都有必要升格,不宜继续拖延、含糊。

  当然,培育社会的养犬文明,不单单依赖于“管”。比如,广场舞引发的争议乃至冲突在很大程度上被化解,除了管理规则和职责的厘清,也与这些年场地供应没有跟上有莫大关系。在规范养犬行为上,同样可以沿用这一思路。事实上,国外就有这方面的成功经验,如芬兰在居住人口集中的区域开辟了专门的“宠物狗专用林地”和“遛狗公园”,人们可以带着狗到这里散步、嬉戏,对狗进行各种训练。这或能从正面减少人狗冲突的发生几率,也利于强化养犬者的边界意识。

  养犬不文明现象带来的安全困扰,引发的社会关系紧张,已具有一定普遍性;而城市的宠物数量未来还将继续增多。在这一现实背景之下,特殊事件后开展不文明养犬集中整治,当然有其必要,但公共管理部门更应该将规范养犬行为,作为常规性的社会治理新课题来对待,诉诸常态化、持续化的引导、管理行动。“办法总比问题多”,治理意识跟上了,总能逐步摸索到更成熟、更有效的方法。

快速导航

×